吾安Rem

#写手30天挑战#DAY8 溺水的感觉

  我从小旱鸭子,过膝盖的水都没下过怎么溺?

  所以……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哒!


  好吧我脑补一下……

  可能是那种“似无所依靠,又似全身都被紧紧包裹”的感觉吧……   

  没有什么地方是水不能到达的……

  天下莫柔弱于水,也许极致的温柔能达到的,就是明知是前路无归途却贪恋流连不肯离去,明知是无情似有情却沉溺其中不肯割舍。

  虐的不动声色,虐的直入肺腑。

  从被极限填满的痛苦中捕捉到一丝快意,从被驱逐温暖的冰冷中醒悟出本我。

  最终意识在清醒中逐渐被这世上最温柔之事物慢慢吞噬走向迟钝,走向消亡……

#DAY 7# 同人小短文




  彼时短衫长剑,少年风流,当之无愧“逍遥”之名。


  此时道袍酒壶,鹤发独身,以“一贫如洗”自居。


  海角天涯,看过晨曦日暮;


  世间沧桑,不过温酒一壶。


  也曾红颜相伴,知己追随;


  也曾仗剑长歌,但求一醉;


  而今敝屣孤旅,了无牵挂,昔日情事,皆作空话。


  所幸天性坚定,可堪大任,少年意气,未曾离去。


  霜雪雕琢,岁月摩挲,须发皆白,风骨渐成。


  然,纵使堪破天道,终究参不透“情”之一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切事物如水流、如入夜、如四季更迭、如斗转星移,皆有常道,而“情”无常道。             


  问一句“悟否,悟否?”曰:“不悟。”


  仙剑,问情之剑。终究,不知是人困于情,还是情惑于人。




嘤嘤嘤,我的本命,我一切审美的标杆,我的逍遥哥哥。(图是仙剑ol的图,毕竟95、98的马赛克立绘可能很多人看不惯,虽然我很喜欢,所以还是私藏吧。)ps:关于逍遥哥哥的cp问题……我女神是赵灵儿,不管游戏还是电视剧。但cp的话我是遥灵、月遥、遥奴都……不怎么吃的……你也可以叫我毒唯[em]e400101[/em]到底和谁在一起当然是逍遥哥哥开心就好啊~我更倾向于看逍遥哥哥被好~好~照(teng)顾(ai)的呢……所以我很吃逍遥哥哥受的拉郎文……嗨、或者四爱也行啊(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图源仙剑ol,李逍遥。

#写手30天挑战#DAY 5 美食外观与口感

美食:椰果烤奶


外观:一大杯白白的液体,沾染了白白的液体的依稀能看出半透明的方方的椰果。


口感:热热的,滑滑的,甜甜的,偶尔一口QQ的,很好喝。




(番外)


美食:加冰蜂蜜柚子茶


外观:茶金色的清爽的液体,不规则的粒。


口感:苦苦的,香香的,凉凉的,有点涩,很解暑,喝起来很舒爽,味道不怎么样。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蜂蜜柚子茶苦苦的?因为我拿错了某个女人的茉莉清茶啊==

#写手30天挑战#DAY4 随身物品之拟人








“如果我们要认识人类,要知道如何保卫我们的灵魂,就必须面对人性阴暗和丑陋的一面。”


“……”


“我好烦。”


“……”


“人的一切行为都是有动机的。”


“……”


“不必寂寞。”


“……”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


“很多人17岁时就死了,我们只是在70岁把他们埋葬。”


“……”


“不要擅自评价别人的人生。”


“……”


“悖论往往会指引出一条通向人类本性中重要部分的途径。”


“……”


“我就是黏,如果你不让我黏,那我就多好几个,换着黏,你们轮班,谁也不烦。”


“……”


“何事秋风悲画扇。”


“……”




“为何不语?”


“……”


“你不会离开我吧?”


“……”


“只有你了。”


“……”




我不语,但也不会离开你,我会为你保留,生命赋予你的财富。

#写手30天挑战#DAY3 一个梦境

#DAY 3# 一个梦境


  睁眼,明亮的白。

  周围是教堂式的布置,我坐在餐桌前,大厅中间是正在举行婚礼的新人。仔细一看,那不是小姨吗?我愣了,随后反应过来:小姨五年前已经结婚了。

  我明白了,我在做梦。

  婚礼总是繁琐又冗长的,我虽已决定体验一下梦里这个和现实中小姨真正的婚礼完全不同的西式婚礼,但不免还是有些懊恼——看不清脸也不理我的宾客让我无聊又有些焦躁。

  “呐呐,再不醒来明天上学要迟到了呢~”我默默的想。看仪式已结束便一个人从旁边离开。

  没有人发现我。

  我的离开让那个场景更和谐了~

  漫无目的的走着,却发现这条路似乎没有尽头。

  没有发现,周遭不知何时起已经纯白,纯白的没有一丝花纹的墙壁,被纯白的光染成白色的水晶吊灯几乎与纯白的天花板化为一体,因为颜色过于统一,连墙壁的转折处似乎也失去的界线。

  走着、走着,只求能看到一个结果,但这小小的高高的房子我却永远走不到边界。

  我尝试大喊一声,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我看向自己的身体,却什么都看不到,仿佛我只是一只眼睛;我摸向地面,却是一片虚无,也不知道是什么作为我的落脚点让我一步一步的走。

  “听说在梦里死去就可以醒来?”

   脱下薄外套,想要用它勒死自己,但好像力气不够?跳楼、撞墙这种好像不现实……

  最后还是决定原路返回婚礼现场——那里的餐桌上有刀子。令我疑惑的事出现了:婚礼现场已经没有人了,但我确定过,场地出口只有我出去的那个,且到我决定返回时所在的地方,这中间是没有岔路的,所以场地里的人都哪去了?不过我没想那么多,我马上就要醒了不是吗?在梦里思考逻辑我傻吗?(而且我出去之后的场景都太纯太白了,有岔路我没发现也是可能的)我随意拿起一把餐刀,毫不犹豫用它向手腕割去,意料之中一点痛感都没有。看着血从手腕上流出,染红了桌布,我心中只有即将醒来的喜悦……

  ……

  ……

  ……

   睁眼,明亮的白。

  周围是教堂式的布置,在花园中央,窗外种着风信子、夹竹桃、郁金香。

#写手30天挑战#DAY 2一封遗书

#DAY 2# 一封遗书


冬,春。


黑夜,白昼。


寒冷,炽热。


我化作星子,我降临人间。

#写手30天挑战# DAY1 一封情书








喜乐因你,


恼怒因你,


辗转因你,


哀愁因你。




所有情绪皆因你。




理智属于我。




我属于你。

【巍澜】巍澜日常生活01 我把大结局圆回来了!!!

镇魂女娲,续命现场

巫山与云:

●接剧版镇魂的结局!!我把结局圆回来了!!超甜!!!


●这是个连载,写写特调处和巍澜的日常小甜饼!!保证超级甜!!!155555551结局哭惨所以励志要在同人上甜回来!!!







他们四周皆是一片漫无边际的星空,虚无缥缈的星辰在缓缓地旋转,偌大的封闭空间只有他们两个人,似乎真到了退无可退的一步。


赵云澜突然感觉到一抹亮光转瞬即逝,在那一刻好像要直直地照亮他们两个人似的,他可以确信,这是外界力量豁开的。


他脑中忽然闪过一张破旧残损的书页,等回想起上面写了什么时,他忽的笑出来,抬眼看向沈巍。赵云澜感觉自己的心砰砰地跳得很快,这种置死地而后生的感觉原来是这么微妙。


赵云澜抬手抚去沈巍还没有干涸的泪痕,他问:“沈教授,山重水复疑无路后面一句是什么?”


沈巍愣了愣,条件反射性地答道:“柳暗花明又一村。”



赵云澜看着那束在他们头顶上越来越亮的光线,虽然刺眼但珍贵至极,他牵起沈巍的手,道:“沈巍,我们赌一赌。”


沈巍也注意到了异样,他疑惑的同时不忘偏头问道:“赌什么?”


“赌我们,下一刻就能见面。”



光突然布满了整片压抑沉重的星空,赵云澜用手虚虚挡了一下,一段时间未见亮光刺得他眼睛有些生疼,却仍没错过光源正中心,那根他亲眼见证发芽的大神木。


大神木缓缓下坠,稳妥地落到了赵云澜手中。那根发了芽的大神木周身萦绕着淡淡的光辉,虽然朦朦胧胧的,但两人都感受到了蕴藏在大神木里的巨大力量。


赵云澜正了正神色,紧紧牵着沈巍的手,把大神木横放在两人之间。



他念道:“上仙有灵,神袛残魂,今借大封神木,凝神聚华,束其精魄。以吾二人功德为底,接体魂之桥;以吾二人热血为炉,塑体魂之齐。”


沈巍忽然回过神来,他盯着赵云澜眼里皆是震惊,赵云澜看着沈巍轻轻一笑,沈巍就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他们二人一齐念道:“功德为誓,神木为证,赤忱可鉴。”



神木周身的光缓缓地渡到了他们身上,赵云澜只觉体内涌上一股暖意,托着他慢慢上升,与此同时也袭来浓浓的倦意。


可直到赵云澜失去意识前一秒,他们的手都是紧紧五指相扣的。



沈巍和赵云澜是在一座高山醒来的,赵云澜全身无力,只能费力睁开眼想看清四周,可惜他只看到昏昏沉沉的一片漆黑。


他仰头长叹了一口气,无奈道:“这把老子送到哪了……”


“应该是在北面的一座山上。”


赵云澜揉了揉眼睛,但却感觉眼睛上糊了什么东西,睁眼一看。


……好家伙,满手的血。


合着他们还不带整理一下外貌的。



赵云澜一时找不到什么东西来擦擦自己的脸,只好满脸血地看向同样满脸血的沈巍,没顾着感慨反倒先笑得快要打滚了:“沈教授,这是你最狼狈的样子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巍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发现自己胸口衣料处豁开的一个大口,颇无奈地叹了口气,也没忘扯了扯赵云澜小臂:“你哪看来的?”


赵云澜奇怪地问道:“什么哪看来的?”


沈巍平静地道:“回灵术。”



赵云澜咳了声:“这个嘛…之前我穿越回去的时候对他们那里的书挺感兴趣的,就这么顺眼一看…”


“再顺手一拿?”


“不不不,不能这么说,”赵云澜连忙否认,“麻龟说了,这本书他们用不上,可以让我带回去的。”



沈巍闭了闭眼,试图认真地跟他说:“赵云澜,你知不知道成功率只有…”


“哎呀我知道…不就百分之一吗?万分之一我们也要试一试啊,你看现在,我俩不是很幸运吗?”赵云澜摊了摊手,一脸无辜。


“万一祝红她……”


赵云澜及时打住:“好好好,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一一解释给你听,好不好?”



“回灵术你也知道,能把即将消散的能量体与肉身重新吻合变成凡人,并能依然回到他们的世界生活。为什么被弃之不用也是因为这术法成功率实在太低,以及及其严苛的前提要求。”


“当时我隐隐地感觉这仗会比想象中更艰难,当我看到回灵术的时候,我觉得或许到时候真的能用上它,就把那一页撕了下来带回这里。”


“我去地星找你之前,把那页纸放在了祝红办公桌的抽屉里,我知道她会成为大族长,掌握大神木,也会看到这页纸。可惜啊,这丫头片子大概是真伤心死了,竟然现在才看到,还好她功德全是红字,有能力依照上面的要求把大神木送到这里。”



沈巍叹了口气:“或许我们真的很幸运吧,千万年来,我们是唯一一个成功的。”


“那当然啊,”赵云澜拍了拍沈巍肩膀,“回灵术的前提条件我们都具有了,功德深厚,一腔热血,正义凛然,我们这颗永济天下的心,才是助我们重生的关键。”


沈巍点了点头,又想起什么,他问道:“回灵术,有偿有失,我当初没有了解完全,你告诉我失是什么?”



赵云澜看着沈巍毫不掩饰的紧张神情,抓着人手腕与自己紧紧扣在一起,正色道:“回灵术必以两人才得以召唤,以两人血脉为媒介,感神心,引仙意,才能成功。所以我们所要牺牲的是,自由。”


沈巍皱了皱眉:“自由?”


“对,我们两人血脉相连,如有一人变心,两人齐遭殃。我们从此以后不能有任何恶念,必须只留下善德,如果一人做了恶事,那么我们都会当场消散。”



说完,赵云澜叹了口气,他摇摇头道:“这哪是什么失啊,明明就是得啊。沈教授,从今以后你的命就彻彻底底和我绑在一起喽。”


月亮慢慢从乌云下出来了,这里微微亮了一些,沈巍也能借此看清赵云澜柔和的眉眼,想到他刚刚所说,反而生出了异样的开心。


沈巍不敢表露太多,抿着唇把头低了下去,仍掩不住微翘的唇角。


太好了。



赵云澜看着这荒芜景色,暗自感慨这要怎么下去啊,却听沈巍轻轻道:“邓林之阴初见君。”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赵云澜愣住了,沈巍此刻认真深情的模样像极了他见到的少年黑袍使,听到这段剖白他倒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沈巍苦了那么多年,甜只甜了吃糖那一瞬,直到现在才把心底的想法一诉衷肠。



沈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他有些慌张地道:“我……”


赵云澜木讷地转回头,毫无知觉地就把这缱绻的氛围搅得一塌糊涂:“…搞都搞过了还这么肉麻。”


沈巍顿了顿,霎时觉得更尴尬了……


赵云澜咳了声,打破这尴尬的气氛:“那什么,我们能不能先下山啊…怪冷的哈哈哈哈哈……”


沈巍回过神来,扶起赵云澜借着月光看了看路,给赵云澜指了指:“我们从这条路下山,然后看看有没有夜行的车载我们一程吧。”


“行,走吧。”


月亮终于全部露出来了,近圆的玉盘高悬在空中,为两人相依偎的身影照亮了前方的路。



不得不说沈巍和赵云澜的运气是真好,还真给他们碰上了从这里经过的大卡车,司机看到两个浑身带血的还没给吓死。


好说歹说是劝服了司机载他们去城市,辗转几回过了好几天才回了特调处,中途他们还特意整理了一下衣冠免得遭受路人的频频回头。


赵云澜看着特调处的大门,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里头成什么样了。”


沈巍问道:“祝红不是知道吗?”


“我们有没有重生她是不知道的,也许她还以为失败了呢。”


“那我们现在进去吧。”


赵云澜拉住沈巍,偏头看着他道:“我们不好空手去,先回我家吧,我想给大庆…炸点小鱼干。”


沈巍看着赵云澜,微微勾起嘴角:“好。”



赵云澜打开家门的时候一进门就是一鼻子的灰尘,直接打了个喷嚏:“我去,大庆也不知道搞搞卫生。”


沈巍及其自觉地拿了把扫帚开始清理,赵云澜看着沈巍这小媳妇样就想调戏几句:“很自觉啊沈教授,看来是习惯以后的日子了?”


沈巍手顿了顿,把赵云澜一推:“…快去。”


赵云澜调戏成功,乐得开花,连带给大庆炸鱼干都喜滋滋的,还哼起歌来了。



估摸着特调处快下班了,赵云澜满怀期待地拿着小鱼干推开特调处的大门准备给他们一个惊喜时,却发现所有人已经齐刷刷地站在他面前跟他大眼瞪小眼。


……???


不是等会,走错片场了???


只听他们齐声喊道:“欢迎赵处长,沈教授回特调处!”


沈巍也是一脸懵,他推了推眼镜,不明所以地看了眼赵云澜。


赵云澜还要懵,还是大庆先接过了他手里的小鱼干,道:“哟老赵,这么有心啊?”


赵云澜震惊地看着他们:“你、你们怎么知道……”



祝红上前一步,替他们答疑解惑:“你们死后…獐狮占了老赵的身体,当我用大神木时,獐狮突然说你的身体有异变。刚好我们这里有一位刚找到的死者,他就寄生到他身上了,我这才知道原来我、我成功了。”


赵云澜看着祝红眼圈边的红意,朝她笑了笑,温声道:“想哭就哭呗,我知道你们都想哭。”


他从进门就看见他们一行人红着眼圈的样子了,小郭都已经快忍不住了。听到这句话,大庆拿小鱼干的手一顿,眼泪瞬时就下来了,他把小鱼干的盒子扣好,上前紧紧抱住赵云澜,他边哭边道:“我就知道你们这么好的人绝对不会就这么死的……”


赵云澜安抚性地拍拍大庆的头:“那当然,我是谁啊,我可是赵云澜,哪那么容易死啊。”



小郭拿着笔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赵、赵处,我还想如果你们真的回不来,还打算今天去给你上墓的……”


赵云澜:“……”


众人这才破涕为笑,他们都知道,从此特调处总算完整了。


赵云澜拍拍大庆的肩,把他从自己身上掰了下去,往前伸出一只手:“特调处。”


众人一一把手叠上去。


“一起加油!”



回家之后赵云澜忽然想到什么,他问大庆:“不是,别跟我说我们走后你们就这几个人啊?”


大庆嚼着小鱼干道:“当然不是,我们提前了一点下班时间,让新人先走,然后每天都在特调处等,每个人就睡在特调处,就怕你们回来的时候我们没赶上。”


赵云澜听完之后心里一暖,他摸了摸大庆的头:“嗯,谢谢你们,我走了。”


大庆一怔,猛地抓住赵云澜手腕,死死地盯着他:“你要去哪!”


赵云澜揉了揉大庆的头:“别激动,我只不过搬到隔壁沈巍那去住了而已,好了,明天特调处见,晚安。”


“……”大庆眼睁睁看着赵云澜走向隔壁,深深感到人间不直的。

嚎嚎嚎权引好次啊啊啊啊啊

苜菽蔬:

【民国PA】军校生权一真x前军区长官(现戏班打杂)引玉

多少相遇能有始有终

若要忘却年少轻狂的痛

从此后分赴西东

(P2背景有参考)


啊啊啊这个fafa

千临:

点图的花花军装pa